您好,欢迎来到三六零分类信息网!老站,搜索引擎当天收录,欢迎发信息
免费发信息

睡一觉就结束了?说说治疗房颤的无痛手术!

2019-6-12 14:25:12发布17次查看
“眼睛一闭一睁,怎么手术就结束了?”72岁的杜芳纳闷了。
虽然因为怕痛,专门提出要在北京市健宫医院做无痛的房颤射频消融手术,但杜芳也没想到,心脏手术也能这么“简单”。要不是大腿上创口的存在,她几乎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经历了一台手术。
自2018年下半年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试点全身麻醉下的无痛房颤射频消融手术以来,杜芳是第40位受益者。
无痛手术:来自术者的人文关怀
2019年4月29日,杜芳的手术被安排在当天最后一台。
她还清晰记得,自己走进导管室、躺上手术台,身边是滴滴鸣叫着的仪器和乱七八糟的线管,穿着深绿色手术衣的医师走过来,在她手背扎针、拉过点滴架,架子上挂了一袋透明液体。
“像打点滴似的”,她这么想着。十几秒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再有意识,恍惚就听到有人在上方说:“睁眼睛,张嘴……手术已经做完啦,听见就点头……慢慢深呼吸……大口呼吸……”
回忆手术时的感受,她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只觉得非常奇妙:“好像睡了一觉,睡醒就告诉我,手术已经结束了。”
术后,麻醉师(右二)正在唤醒杜芳
为杜芳主刀的,是哈特瑞姆电生理专家、北京医院心内科施海峰教授,他同时也是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的ceo、无痛手术在哈特瑞姆各合作医院试点的主导者。
他推行无痛手术的初衷很简单:
“不能忽视过程中病人的情绪。(手术)对我们是工作,但对某一些病人可能是折磨。”
施海峰教授
所谓射频消融手术,是在大腿根处“扎一针”,送入一根细细的导管,通过血管到达心脏。导管头端可以释放射频电流加热,温度70-80℃,通过点触的方式,“烧坏”心脏上的病灶。当然,这种坏死是很局限的,对于心脏功能没有影响。
因为创口很小,几乎和打针差不多,所以传统做法是在大腿根处做局麻即可,患者在术中完全清醒,可以和术者交流。
有患者这样形容手术感受: “导丝走到哪里,我都可以感觉的到,这时候倒是不痛;可是到心脏里的时候非常难受,感觉烧得慌”。
每个人对疼痛的耐受不同,施海峰教授见过完全不觉得痛的患者,也见过灼痛难忍到大叫出声的患者。
但治病不意味着就要忍受疼痛!
施海峰仍记得,13年前,那段德国进修经历带给他的颠覆式冲击——
“心内科和麻醉科配合在全身麻醉下手术,患者上台舒舒服服睡一觉,等睡醒,手术都已经做完了。”
最震撼他的不是患者痛苦的减轻,而是这一过程对患者精神的“保护”。
为什么人们总用“冰冷”来形容手术室?硬邦邦的手术台、无菌层流室的人工冷风、赤裸肌肤和无菌布让人不安的摩擦、心电监测设备发出的让人精神紧绷的滴滴声、不知什么时候会袭来的疼痛……它们共同构成了这一意象。
手术室是冰冷的,但医生不是。“一台手术下来,患者要一直躺在那儿一个半小时左右,因为是在心脏上的操作,患者一动都不能动,以免导管‘戳破’心脏。未知带来的恐惧感、漫长等待带来的焦虑感,我觉得是比身体疼痛更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如果能一觉睡过去,那不是很好吗?”
从手术精度的角度出发,无痛手术也是有益的:完全麻醉下,患者呼吸平稳、体位固定,导管在心脏里的操作也会更稳定。
有类似感受的大夫不止施海峰教授一人。所以一批哈特瑞姆专家在2015年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成立后,一直在努力推行全麻下的无痛手术,希望为患者带来更舒适的就医体验。
舒适医疗:是困境,也是机遇
对患者有益的舒适化无痛手术,为何难以全面开展?
北京市健宫医院心内科主任陈斌对无痛射频消融手术,就是又爱又恨。一方面,无痛手术确实是患者日益增加的对舒适医疗的需求,也为健宫医院提供了差异化的竞争力;但另一方面,无痛手术的收费比传统局麻手术仅仅多了一个麻醉费用,而耗费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却是巨大的。
她首先要面对的是麻醉师的问题。
全麻手术需要麻醉师全程监测,但麻醉师的短缺早已不是新闻。
根据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的一项大规模摸底调查显示,截至2015年,我国每万人拥有麻醉医生0.5人,而美国是每万人拥有2.5名麻醉专业人员,英国是2.8名。
常规能用局麻的微创射频消融手术做全麻,动用捉襟见肘的麻醉医师,未免“太过奢侈”。
麻醉师(左一)在术中查看心电监测数据
其次是占用手术室的问题。
以杜芳为例,她的手术非常顺利,但占用手术室的时长仍比传统射频消融患者多了2个小时。
耗时主要是在术后观察。麻醉师停掉麻药的泵入,唤醒患者、拔掉呼吸管,至少需要10分钟;苏醒后,还要在手术室观察至少半小时才能送回病房;期间医护人员还要从创口处取血、送检做血气分析,等检验结果合格才算结束。如果一次送检指标未达标,还要二次送检。
在欧美国家,术后可以转入临时观察室;但在国内,导管手术室不像外科手术室会常规设置临时观察室,只能就地在手术室内观察,所以,“全麻手术只能安排在当天最后一台,否则万一中间有反复,后面的手术就要全部推后。”陈斌道。
这也是公立医院很少开展无痛手术的原因——人力物力成本太高了!
“事实上我们也是在不断摸索、磨合。”目前,哈特瑞姆已陆续在山东阳光融和医院·哈特瑞姆心脏中心、北京市健宫医院·哈特瑞姆心律失常诊疗中心、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哈特瑞姆心律失常诊疗中心为患者实施无痛手术。
当然,真正的舒适医疗,远远不止术中无痛而已,以施海峰为代表的哈特瑞姆专家们正在以此为目标,一步一脚印地前进……(注:文中杜芳为化名)
对 话
贾慧慧:大家比较担心的一个问题是全麻的风险。
施海峰:确实,手术都会有风险,但这个风险其实很低。目前的麻醉药物对人体神经的抑制作用都是暂时的,不会造成不可逆的后果;麻醉师也会全程监测生命指标,保证患者安全。而且术前我们就会对患者的情况做评估,比如肺功能不好的患者就不会给全麻,以免术后恢复自主呼吸时出现问题。
贾慧慧:我看到网上有贴子分享在国外接受房颤射频消融手术的经历,也是全麻手术。
施海峰:是的,早在20年前,欧美国家的房颤射频消融手术就普遍是全麻下完成了,通常术后四小时就可以下床,第二天可以出院,而国内要住院3天到一周左右,这也是我们未来努力的一个方向,希望给患者更好的体验。
觉得好看,请分享和评论哦~

该用户其它信息

VIP推荐

免费发布信息,免费发布B2B信息网站平台 - 三六零分类信息网 沪ICP备09012988号-2